撞梗上下五千年

良人在此。

【追凌】假如再给我一个现代paro

停不下来乐怎么破……/ 急。
先把 花店老板愿X苦逼高中生凌 码完罢。
有私设。强力ooc

【壹】

  你还记得,『军训』这个令人恸哭涕零的名词吗?

 
  军训。所有高中生的噩梦。

  金凌在电话那头凶他道,你别来!才九天而已,你来干嘛?

  小猫又口是心非了。蓝愿也没揭穿也没刚开始的羞涩难言,习惯了,只剩下宠溺。

  我想你了。

  蓝愿去见了他好几次,说是有送花订单。怎么可能还有这档子送货上门的服务,金凌低低的笑出了声。

  “欸!那边的!笑什么笑!还不快站好!”

  金凌连忙噤了声,把脸憋的有些扭曲。

  最后一天什么大典我忘了,反正蓝愿偷偷的还是去了。他坐在家长席的最后一排,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身着军装笔挺潇洒的少年,耀眼的有些灼人。

  阿凌,好好看。

【贰】

  午休不让出校门。蓝愿总会从一个矮墙处翻进来给他的小宝贝儿送饭,金凌嘴刁,嫌食堂饭清汤寡水的难吃。

  有一天他们两个坐在足球场的大草坪上,金凌吃完了饭突发奇想的想到了他那成天作妖的“舅舅”——魏婴。那货天天光明正大的撩他的蓝二哥哥,不害臊的很。可是现在,金凌莫名有点想向他学习。

  荷尔蒙是个好东西,它能让一个青少年瞬间抛去所有羞耻伦常,毫无征兆的去吻上他的心上人,满足他想要告知全世界“这是我的人”的奇幻占有欲。

  蓝愿被他压在地上,脑后发梢上蹭的净是草屑。眼前人兴致上来吻的他个措手不及,后脑勺就这么猛地往地上一磕,也是懵了似的被那人压了一吻的时间。

  气息不稳的吻逗的他如梦初醒,正要搂住金凌尚是精瘦的腰身再吻回去,却被一声呵斥硬生生的打断了:

  “喂!你们两个!几班的?!!”

  金凌立马打了个激灵从蓝愿身上爬了起来,蓝愿也本着从学生时代就对老师的蜜汁恐惧支起身子。两人手忙脚乱的一通,那名中年教师拧着眉头,川字型皱纹恨不得蹙出一幅严师教子图。

  感受着低气压的逼近,两人也都束手无策。

  这早恋也就罢了,还是两个男孩子……金凌有些害怕这老师的三观崩碎。幸好大中午的,操场上除了他们三个,再无他人光顾。不然捉奸在操场,他金凌的面子还要不要????

  到底是蓝愿先冷静下来,和老师道了个歉,端得是一派温文儒雅的好学生模样。天底下的老师没有一个是不喜欢这样乖巧懂事学霸气质内蕴的学生的,于是缓和了一丢丢的语气斥责道:“大中午头的不去自习室休息,在操场胡什么野!还打打闹闹!!”

  金凌一听这老师应当是没有看清方才的缠绵叵测,只是以为他们二人打闹而已,心下松了口气,脑袋里烧断片的那根线又“哒”的回归本职了。

  “老师,这是我哥,我班头叫他来训我的!”金凌一脸正气凛然,坦坦荡荡的好似刚才想找地缝钻进去的不是他。顺手将身边的蓝愿一胳膊搂过,用简直亲密无间好兄弟的语气证实道:“是吧,思追哥哥。”

  思、追、哥、哥。

  也没有什么不对吧。

  然后他就看到蓝愿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他脸红了!!!

  金凌内心:???!!!

  若是说两人刚起步的时候,蓝愿确实是容易脸红的。但后来耳鬓厮磨久了,脸皮也积累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按理说应当不会……

  “跑什么神!”老师吹胡子瞪眼,“行了啊,这次我不多说你这小子什么,下次!要是你还让我看见你在不该的时间打闹,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听见没?!”

  “啊,啊,听见了听见了。”金凌咧咧嘴。

  蓝愿又赔了几句不是,这老师的脸色舒缓了许多才负手走了。

  直至走到校侧的小径,野草丛中零星冒出的五角小花张扬的昂着头,颇为光明正大的瞧着默然害羞的两个年轻人。

  “喂……”金凌努努下巴,“我刚才叫你哥了,可不是白叫的,你,你一会再给我叫回来。”

  “啊?”蓝愿愣,转瞬又好心情的牵起嘴角,“好啊。”

 
  “晚上就叫给阿凌你听。”

  好了,咳,晚上挺好的。
  都散了啊。

【叁】

  表白。

  很难的。

  等。我倒退一下,到……两小只的表白之夜吧。

  那天是金凌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舅舅出差,他可算是寻到了一个喝酒的好时机。谁没年少轻狂过,总有个神经病的年龄段恨不得将喝酒抽烟烫头都试个遍。

  更何况他现在心中很郁结。

  特他妈郁结。心里不干净的骂着,又灌了自己一杯酒。

  今天。还有昨天。还有前天。还有大前天。还有他妈的大大前天。他都看见有一个女的,长的还……还能看吧,黏着蓝愿。缠着蓝愿陪她买礼物,蓝愿那家伙居然也不推脱!!那女的说什么他做什么,他……

  也是。他索然无味的哼了一声,男人嘛……总要喜欢女孩子……

  可我……

  金凌忽的抢过寿星手里的一瓶Vodka,仰脖就是干。

  耳朵疼,全是叫好喧嚣的声响,电音鲜明的节奏重重的击打在他脆弱的心尖上。像是在耳边刮起了呼啸不止的旋风,狂躁着,卷起的砂石有意无意的割躏着他,血肉模糊。

  喜欢你啊。

【肆】

  他喝的太凶了。脑子里就是断片了也是今天那个女人亲蓝愿的样子。

  靠。

  我去他妈的。酒瓶子用力的砸在吧台上。

  诶诶!金凌耍酒疯了!!我操,快点给他家里人打电话!他迷糊着听见有同学说道。

  恍恍惚惚再掀起眼帘,闯入视野的只有那一个人。蓝愿。

  他下意识的要去推开蓝愿,但软绵无力的毫无是用,只能半推半就的被蓝愿抄起双腿,依在他怀里。

  “蓝愿。”

  “嗯,怎么了?”蓝愿依言低下头,眸中尽是星辰大海。

  金凌平静的吓人:“我讨厌你。”

  他感受到那人动作一顿,抬起头,眼中现在又是另一副死灰弥漫的景象。只是怀中人他看不到。“那。再稍忍片刻。”

  其中含括的苦涩无力在另一个耳中便换了另一种意味。你干嘛这么不在意?就这么平平淡淡一句话???喝醉的人总有一千种任性一万种怒火,包着他熊熊燃烧。

  金凌不知哪来的力气,从蓝愿怀里挣扎出来,揪着那人的领子就是吼:“蓝愿!!!我他妈不是小孩子了!!!”

  这么无头无脑的一句话砸的蓝愿不知如何接话,更不知这少年的玲珑剔透心一如今日的月光碎的满地都是。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蓝愿比他高出半个头,揪着他的领子自己还要抬头仰视他让少年的青春怒火更上一层楼。

  “阿凌,”蓝愿不着痕迹的拉下他的手,轻柔抚慰道,“不要生气,慢慢说。”他只当他发酒疯。

  好。很好。

  天理伦常如何,言如刀雪如何,我喜欢你就去他的如何如何。佛祖那么神通广大呢也没管住我对你的情意,我现在就是不要脸了说出来又怎样!!

   他一咬牙。

  “蓝愿我喜欢你啊!!!!!”
 

  事实证明,如果你把一个傲娇逼的口出实话,那他是有多爱你啊。


  OK,回放完毕。

  我们把镜头转向……诶诶诶???!!这床怎么晃的这么厉害???镜头没法对焦……

  emmmm这夜晚还挺长……

 



伪·好短·主要是好多天养病未更对不住催更的小可爱·end
















作者【大声】bb:真哒噜!傲娇是世界的珍宝!他们是世界上最最最坦诚的人!!!好好待他们!!!

 






  

 
 

 

Today is the first day...of what's left of you life.

第一次画思追呀……毁的蛮彻底的。
中油笔。
我不是画画的料……全凭自己爽吧。

啊对了。我画的男孩子颠倒过来超漂亮的特别像女娃😂

想被思追爱着😭
想看思追日凌凌😭

/。剁手

【追凌】假如我们现在有个现代paro

emmm.

【壹】
  有时候在想一个现代paro。

  没有仙门百家的腥风血雨,没有温氏遗孤被蓝家收留的荒唐,没有穷奇道的血花扑朔,没有金麟台十万亩金星雪浪摇曳扑香。有的只是阳光午后,有个小花店的老板姓蓝名愿,那天他如常的抬头透过落地玻璃橱窗,看见了一名额间一点朱砂痣的男孩子。

  没有闪着细碎光芒的胸前团纹,也没有手执纹路通畅利落的佩剑,从前的奢华统统不见,剥落去了,只剩这么一个华彩天成的人。

  那颗朱砂小痣,在他眼里盛满了山河日月,毕生的柔情都化在了这里面。若这人心窝里云沿低垂,湖可接天……

  “左右我不会水,溺毙最好不过。”

  蓝愿想。

【贰】

  假设,金凌还是十六岁,苦逼高中生,爸妈健全,舅舅也在。那他还会是桀骜不驯鼻子里哼调儿的傲娇小少爷么。

  最好是啦。不傲娇我们蓝愿怎么宠。

  他的金凌小宝贝儿被逼到墙角可是会咬他嘴唇的,可凶了。

【叁】

  高三的时候作业太多了,金凌整天把蓝愿的头发挠成鸡窝。为了泄愤。

  本来怀揣着一腔无头怨气的,看着蓝愿一脸懵的顶着愈发膨胀的发型,他哈哈哈的笑的肆意。

  被摁在沙发上了还狂笑不止。他的蓝愿啊,怎么玩都不腻!

蓝愿也这么想,于是埋头顺着他淡粉的耳廓轻咬。

蓝愿,不凶,但是。

舒服。

【肆】

  别吃糖了,对牙不好。我们来个套路点的。

  蓝愿,还是被蓝湛捡回来的。蓝家出了事,他也不能一躲再躲,他这条命都是蓝家的。

  思追,你再想一想。蓝景仪拍他的肩。

  思追是小名,每个人都有些羞耻别人唤自己小名,蓝愿也不例外。可金凌偏偏喜欢叫,不分时间场合的叫,像是有恃无恐的炫耀。

  他没有顺着景仪的话想那些糟心事,侧过脸,银杏叶落了一地,细腻的叶脉撑出了一把把精致的小扇子。他的金凌的睫毛也像小扇子,每当金凌累了窝在他颈间睡的沉时,他的睫毛总会轻刷着他的脖颈,骚动着他的心。

  某个人,只要你想到了,不经意间你会笑,旁若无人的无声勾出一个称心如意的弧度。他亦是。


【伍】

  特派,特驻市场负责管理董事。蓝景仪又重申了一遍。

  没个一二十年你回不来。

  嗯。

  你要给他个了结?

  ……嗯。

  花店里的金凌还在咬着笔尖刷题。

  也好,不能让你再开花店留我一人东跑西窜了。景仪撇嘴,你都离开公司几年了。

  是。他抽回如炬的目光,享清福享尽了。

  可还有千丝万缕黏在那人身上。


【陆】

  金凌把五三甩在机场工作人员脸上,还有一本从书包里掏出的教材帮合订版。他现在有个根红苗正的青少年不该有的危险思想。

  他恨不得把机场炸个稀巴烂。

  “蓝、愿!!!”

  你给我回来!!!

  没有纠缠,没有声嘶力竭,金凌气的发抖。

  他说,好你个蓝思追,行,只要你给我出了这个登机处的门,你别以为我不会硬了心肠以后都不要你!

  话一出口,他才发现他有多幼稚。

  “心肠硬些也好,”

  苦笑染上蓝愿的嘴角。

  “化成水了我怕我捧不住。”

  这话还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割的他血肉模糊,烫的他五内俱焚。

 

【柒】

  国外有着不一样的风景,腾讯的社交软件又不是满世界通用。

  QQ他很少再打开了。

  他经常回想起来每次手机聊天终止的时候,少年发来的那句闷闷的“债见”。

  再自顾自的摇头。

  真是,有债难见。

  不如不见。


【捌】

  此水几时收,此恨何时已。
 
  罢了。


【玖】

  金凌开了一个花店,他试着学那人的温柔无限,试着揣摩那人的一言一行。

「The deepest love , I think , later than apart , I will live as you like.」

 

  今天也是如此。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岁岁年年磨去少年棱角,他是极力模仿你的模样。

 

  “需要你。”

end.




作者小声哔哔:我也需要凌凌……
       
                            「爱一个人最深,我想,莫过于分开后,活成你的样子。」

 

For many years.

【相传置顶】

 
  这里wheat,以前有个劣迹斑斑的圈名X喧。
  深爱着每一位产粮的大大。
  萌新一个,写的不合客官您胃口了,莫喷才是。
  强力ooc。
  无数次因为拖稿而撞梗。怕死撞梗。
  一直以来码字都是我的梦想,每次下笔真的是要考量很久很久很久。
  不求神仙,只求自己爽。
  怕尬。尬癌晚期。
  还热爱着摄影和配音。
  读书少。考试多。
  希望能收到你们喜欢和支持♡

Move forward bravely.